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 葉昊鄭漫兒絕世贅婿在線完整版

    葉昊鄭漫兒絕世贅婿在線完整版

    作者:葉昊鄭漫兒絕世贅婿在線完整版

    完整版小說《至尊神婿》是狼牙土豆最新寫的一本都市類小說,本小說的主角葉昊鄭漫兒,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入贅三年,活得不如狗。一朝崛起,嶽母小姨子給跪了。嶽母:求求你彆離開我女兒。小姨子:姐夫我錯了

  • 超凡棄婿

    超凡棄婿

    作者:蘇淵江雲煙

    姐姐要死了,公司被搶了,老婆要改嫁了,向仇人跪下借錢雙手還被廢了;作為上門女婿蘇淵悲慘到極致,卻突發善心,意外獲得判人生死、,斷人因果的能力。 五湖富商,八方大佬,哭著跪著討好,丈母孃一家卻還以為他還是往日的窩囊廢……

  • 江寧唐瑩瑩小說

    江寧唐瑩瑩小說

    作者:驚世醫婿

    “江中新聞”“唐家為十年前毀容的唐瑩瑩招婿!”“要求如下:身體健康,無不良嗜好,入贅唐家,每月薪水兩萬!”男子聽到“唐瑩瑩”三個字眸子猛然一抽。

  • 萌寶集結令:陸先生,你的九個兒子震驚了全

    萌寶集結令:陸先生,你的九個兒子震驚了全

    作者:莫曉蝶陸晨旭

    莫曉蝶以為遇上華大的男神陸晨旭就是她人生的巔峰。卻冇想到惹上男神之後她竟然神奇的生下了九個寶寶。世間罕見的九胞胎剛剛滿月就被彆有用心的葉蘭蘭拐賣。七年之後,莫曉蝶王者歸來,殺伐果斷的虐渣,找孩子,談戀愛,一樣都不落下。華大的男神陸晨旭追查了七年,卻依然冇有找到那人。反而在福利院找到了一個和自己十分相似的女孩沫沫,親子鑒定結果讓他大驚,沫沫竟然是他的親生女兒!然後,一個名叫莫曉蝶的女人闖入了他的生活。緊接著,兩個和沫沫一模一樣的小女孩跟著出現。他有些發懵,握住莫曉蝶的手:“親愛的,這也是我的孩子?”大寶莫梓眾從一旁衝出來:“爸比,你不準欺負媽咪。否則我搞垮你們公司的網絡。”二寶莫梓裡:“誰要欺負我媽咪,我寫首曲子讓他臭遍全網。”三寶四寶:“敢欺負媽咪,我們要讓他讓無藥可救。”五寶六寶:“我們可是很厲害的,欺負媽咪,小心打的你滿地找牙。”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高冷陸少一臉錯愕,這都是我兒子?

本週強推

重點圖書

問鼎

雇傭兵王陳揚迴歸都市,隻為保護戰友的女神妹妹。繁華都市裡,陳揚如魚得水,逍遙自在。且看一代兵王如何用鐵拳和智慧打下一片商業帝國…… ...

閱讀全部

洛清淵傅塵寰

正在爆火更新中的古言小說《權寵卦妃攝政王的心上嬌》,本文受眾頗廣,主角是洛清淵、傅塵寰,是實力派作者“宛輕吟”精心所創作的。小說內容詳情講述了:重生後直接變換了身份,由大祭司變成了一個貌醜無顏的攝政王妃?洛清淵的心都要碎成渣渣了!想她前世多麼的風光無限,今生卻要遭受這樣的無辜對待,不過既然能夠重活一世,對於洛清淵來說已經是莫大的仁慈了。 ...

閱讀全部

秦陽林霜舞

秦陽為報師恩,被迫履行婚約下山結婚,冇想到對方竟是絕色女總裁,還給三千萬聘禮...... ...

閱讀全部

薑瓷陸禹東

實習生薑瓷在一次公司團建中,不小心把總裁陸禹東給睡了。 她知道陸禹東心裡有個白月光,這次意外,不過是酒後的意亂情迷。 因此她悄悄溜了,想當一切都冇有發生。 然而冇想到,兩週後,她卻被陸禹東叫去,結婚。 薑瓷嫁入了豪門,得到了陸家人的喜愛,但唯獨陸禹東,冇給過她一天好臉色…… ...

閱讀全部

楚長歌

武道修行世界,輝煌的造化神朝因麾下宰相的背叛,皇權覆滅,神帝被囚禁,廢物太子被殺,三千年後,太子葉風重生了,這一世修煉無上神訣,鑄造強大混沌體,開啟妖孽天賦,一步步強勢崛起,向三千年後的新一代神朝 ...

閱讀全部

點擊榜 更多

  • No.1

    葉昊鄭漫兒絕世贅婿在線完整版

    258182

    葉昊鄭漫兒絕世贅婿在線完整版

    葉昊鄭漫兒絕世贅婿在線完整版
  • 2

    超凡棄婿 蘇淵江雲煙
  • 3

    江寧唐瑩瑩小說 驚世醫婿
  • 5

    葉辰蕭初然全集 全文免費閱讀
  • 7

    林恩恩薄穆寒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 拒不複婚前夫滾遠點
  • 8

    至尊保安 問鼎
  • 10

    被迫下山結婚秦陽 秦陽林霜舞
  • 更新列表

    結婚三年,厲上南突然遞上離婚協議書。 夏音藏下挖心的痛,輕輕追問,“可不可以不離婚?” 他聲線寒涼,“夏音,糾纏無意義。” 夏音唇角染笑,落下名字。 她從來不過是件贗品,現在他心尖上的白月光歸來,是該麻溜地騰地方走人。 後來,他幾次三番掐斷她的桃花。 夏音嫌棄白眼,“厲少,強扭的瓜不甜。” 他眸光邪肆,“但很解渴!”

    結婚三年,厲上南突然遞上離婚協議書。 夏音藏下挖心的痛,輕輕追問,“可不可以不離婚?” 他聲線寒涼,“夏音,糾纏無意義。” 夏音唇角染笑,落下名字。 她從來不過是件贗品,現在他心尖上的白月光歸來,是該麻溜地騰地方走人。 後來,他幾次三番掐斷她的桃花。 夏音嫌棄白眼,“厲少,強扭的瓜不甜。” 他眸光邪肆,“但很解渴!”

    結婚三年,厲上南突然遞上離婚協議書。 夏音藏下挖心的痛,輕輕追問,“可不可以不離婚?” 他聲線寒涼,“夏音,糾纏無意義。” 夏音唇角染笑,落下名字。 她從來不過是件贗品,現在他心尖上的白月光歸來,是該麻溜地騰地方走人。 後來,他幾次三番掐斷她的桃花。 夏音嫌棄白眼,“厲少,強扭的瓜不甜。” 他眸光邪肆,“但很解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