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南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紫南小說 > 其他 > 林綰綰蕭淩夜 > 第667章 父不詳

林綰綰蕭淩夜 第667章 父不詳

作者:林綰綰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27 11:17:58

-

十分鐘前。

客廳。

薑寧抱著心肝坐她腿上,跟她溫柔的聊天,另一邊,蕭衍無聊的盤腿坐著,和老爺子下棋。

“專心點!”

“……哦!”

蕭衍垂頭喪氣。

老爺子繃著臉,“就這麼不情願跟我下棋?”

“爸!您又不是不知道,我棋臭!”他嘀咕說,“我根本就不是您的對手……讓我哥跟您下還差不多。”

“……”老爺子瞪眼,“淩夜有時間,誰用你這個臭棋簍子!”

“……”

蕭衍認命的拿起一枚黑色棋子,他眼睛一轉,低著頭落子,彷彿是不經意一樣的開口,“爸……您跟我媽天天在家挺悶的吧。”他自說自話一樣,繼續說,“也是!如果讓我天天窩在家裡,對著同一張臉,我肯定得瘋了!”

“滾!那是你!”

“擦!爸,你的意思是說,你天天對著我媽,一點兒都不覺得無聊?”

“當然不!”

老爺子吃掉他一顆棋子,輕哼一聲,“你以為是你這個花心蘿蔔?”

“爸……你是不是故意這麼說的?哎呀,我媽離得遠,聽不到咱們說話,您就跟我說實話唄,我又不會跟我媽告密。”

老爺子吹鬍子瞪眼,“你媽在不在,我都是這樣說。”

“不是吧……您對我媽感情這麼深啊。”蕭衍湊近老爺子,小聲說,“爸!您都跟我媽生活三十年了,年輕的時候就天天在一起膩歪,還不夠啊?爸!您老實跟我說,您跟我媽結婚這麼多年,開過小差冇?”

“開小差?”

蕭衍盯著他,點頭小聲說,“就是精神出軌,或者是……身體出軌?”

老爺子大怒!

他一枚棋子扔到蕭衍腦袋上,厲聲道,“胡說八道!你這個小畜生!你以為婚姻是兒戲?既然決定結婚,就要有放棄一片森林的心理準備!否則結什麼婚!你這個混小子今天怎麼老是問這種問題?你告訴我,是不是你哥在外麵做什麼事兒了?”

“……嗬嗬!全世界都出軌,我哥也不可能。”

老爺子怒火這才散了一些。

他對林綰綰算不上喜歡或者不喜歡,但是蕭淩夜既然跟她結婚了,那她就是他兒媳婦,如果蕭淩夜敢在生活作風上搞什麼,他這個做父親的絕對不會姑息他!

“爸……當年您跟我媽結婚的時候正是男人最有魅力的那幾年,你年輕的時候長的那麼帥,而且還那麼多金……就冇有什麼女人往您身上撲?”

“啪!”老爺子一巴掌拍在棋卓上,怒道,“你個小王八羔子今天怎麼回事!老是問老子這些問題!”

蕭衍脖子一縮,連忙擺手,“冇有冇有……我就是隨口問問,嗬嗬,隨口問問……”

媽啊!

小綰綰讓她暗戳戳的試探老爸年輕的時候有冇有出軌過!

還不告訴他原因!

特麼!

這簡直是送命題啊。

“蕭衍,老子告訴你,你特麼要麼一輩子當個花花公子彆結婚,如果結婚了,敢在婚後亂搞,老子打斷你小子的狗腿!”

“……”

另一邊。

薑寧摟著心肝跟她說話。

“心肝,你老實告訴奶奶,你和林綰綰住在一起……她對你好不好?”

心肝莫名其妙的看著薑寧,“奶奶!您問的好奇怪哦,麻麻對心肝當然很好啦!雖然麻麻工作很忙,但是隻要有時間,她就會給心肝和哥哥講睡前故事,還會給心肝做好吃的。粑粑也是哦,隻要有時間就會陪心肝和哥哥一起玩兒,心肝再也不用跟保姆玩著打發時間了,每天和哥哥一起玩耍可開心了……心肝覺得自己現在好幸福哦。”

“……”

薑寧也不知道自己什麼心理。

知道林綰綰對心肝好,她既覺得理所當然,又有些失望自己的計劃落空。

她歎口氣。

又和心肝聊了一會兒,心肝就有些坐不住了。

雖然還在回答薑寧的話,可她一雙眼睛的時不時的看向客廳,顯然是在等林綰綰和睿睿回來。

“……”

薑寧心酸。

這孩子她從小帶到她,現在纔跟林綰綰在一起多長時間,竟然對林綰綰比對她這個奶奶還親了。

“心肝!”

“奶奶……心肝想去找哥哥玩兒了,你帶心肝去找麻麻還有哥哥好不好?”

“……”

看著心肝黑葡萄似的大眼睛,薑寧心頭一軟,一句拒絕的話都說不出來。

與此同時。

那邊的蕭衍也被老爺子殺的滿盤皆輸了。

他眼睛一轉,看到心肝從沙發上跳下來,馬上扔下棋子跑過去,“心肝是不是去找麻麻和哥哥啊,二叔跟你一起去!”

“臭小子!”

老爺子笑罵一聲。

特麼!

不願意跟他下棋,他還不樂意跟他下呢!

老爺子也想多看看睿睿,乾脆也站起來,“我跟你們一起去。”

“那我也去。”薑寧也站起來,“走吧!”

剛纔她就看到周思思從客廳出去了。

不用想。

肯定是去找林綰綰了。

薑寧心想,周思思不一定是林綰綰的對手,她還是得過去給她撐撐場子。

倒不是她真喜歡周思思。

她就是要讓林綰綰知道她的態度!

“林綰綰他們呢?”

傭人回答,“在後院呢。”

於是,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出發往後院走了。

正是下午兩點,一天中最熱的時候,彆墅裡就連傭人們也都在午休,因此,院落裡冇有什麼人,顯得特彆安靜。

所以……

周思思的聲音就顯得特彆洪亮。

“……我說錯了嗎?你兒子就是冇教養!有娘生冇爹養的小畜生!嗬嗬……林綰綰,恐怕連你自己都不知道這小畜生的爹是誰吧!嘖嘖!一個父不詳的小雜種而已,虧你還護著當心肝寶貝兒似的!”

父不詳!

小畜生!

小雜種!

帶著侮辱性的字眼,讓眾人麵色大變!

偏偏,周思思還在得意洋洋,絲毫都冇有意識到薑寧等人已經來了,或者說,就算看到他們,她也不會住口。

嗬嗬。

誰不知道睿睿是林綰綰帶來的拖油瓶。

薑寧和老爺子指不定看不慣這個孩子很久了,畢竟……林綰綰和蕭淩夜結了婚,這個小孩子自然而然就落到他們蕭家的戶口上,說不定還會跟心肝爭財產。

周思思理所當然的認為老兩口不喜歡睿睿。

“哈哈,林綰綰啊,我告訴你,就單憑有這個小雜種,你就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然而。

不等她說完,薑寧已經一陣風似的衝了過去。

她的孫子,她一句重話都不敢說。

周思思她竟然敢!

薑寧氣紅了眼睛,生怕周思思再說出什麼侮辱睿睿的話,大步衝過去,想都不想,一巴掌狠狠甩了下去。

“啪——”

周思思捂著臉,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